美国82%流感疫苗系鸡蛋造 流感季消耗1.4亿个鸡蛋


△ 当地时间3月20日,墨尔本大学内深受亚洲学生欢迎的中式快餐店,以往每天中午都需要排队,现在却少有顾客。摄影:柯伟林

有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的捷报,我也开始打算前往第三国进行中转。

中国留学生作为在澳留学生中占比最大群体,因为这场疫情,受到了不小冲击。

△ 当地时间3月21日,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前人烟稀少,只有一名女士在拍照。

当地时间3月22日,澳大利亚政府公布新的防疫措施,包括从3月23日中午开始关闭电影院、酒吧、赌场、室内体育馆、礼拜场所等公共设施,餐厅和咖啡馆仅限外卖,不允许堂食。

△ 当地时间2月24日,曼谷的地铁电视上,为中国加油打气的标语。摄影:柯伟林

△ 当地时间3月20日,墨尔本大学Union House门前,以往每天中午都会有学生社团演出,现在却十分冷清。摄影:柯伟林

与大多数学校已开学的美国不同,那时澳大利亚的学校开学在即,本是留学生的返程高峰。而澳大利亚政府在离开中国后到第三国停留十四天之后是否可以入境这一问题上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一部分临签持有者等不及政府正式回复,自行前往第三国停留。对中国施行免签或落地签的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柬埔寨等地成了热门选择。而我则选择暂时留在国内观望事态发展,毕竟当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

在买完物资回酒店的出租车上,司机时不时的咳嗽声让我神经紧绷。回酒店后,我立即洗澡,用酒精消毒穿过的衣物,再也不敢走出酒店。泰国一直是热门的旅游胜地,但没想到我的第一次暹罗之行竟是这般境地。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悉尼,一名女子在近乎无人的乔治大街上登上一辆轻轨车。